是二凉不是二冷

多言寡诚,抵令事败。













士季是我心头宝。

啊啊啊啊啊哥萨克的长枪!!!结冰的顿河!!三套车啊!!!针叶林啊!!!开始尖叫

墨蛇君:

给二凉补上生贺!!脑内的哥萨克燕与沙俄蛇w服装上完全没有考据请轻喷……_(:з」∠)_

突然诈尸

我!!!!拿到我的合同了!!!可以延签了!!!!不用和小姐姐相爱相杀了!!!不用遣返去给祖国母亲过生日了!!!为了庆祝我和合同领证了(bushi)评论抽一个空投零食大礼包+点文(5000-10000字吧!!!)【不拆不逆我cp就行安利其他也行!】当然,不想要文那最好【】!!!

开心!!!!!!!!【明天晚上莫斯科时间19.00抓阄抽id2333】

——————

让小伙伴帮我抽号,抽到了 @长河吟  @black-snowcat (*°∀°)=3

没有新粮!!!拿斟故梦的pv充数吧!

七夕快乐!

图源八斤太太 @喜八斤

pv :既夏

谢谢桃花岛宅急送的神仙带我玩!!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29573170?share_medium=android&share_source=copy_link&bbid=7E83ECA4-BA95-4052-8C0B-6093759D62CF6143infoc&ts=1534492416327

绝地马拉松【曦孤】

给依然太太的……生贺【消音】 @湛空依然 

虽然晚了一个月(戴好我的三级头)

狗气十足的段子看着玩就行了

——————

zk直播绝地求生相关直播榜前三名常年被曦月孤剑霸占了第一第二的名额。当然,两个人的直播也不是一个风格。孤剑话少主技术,曦月却是洪湖水浪打浪。面上看着两个人并没有什么关联,甚至两人的粉丝见天地为着直播榜单第一名掐架。所以,在路人的眼中,这两家的关系一定是老死不相往来的关系。结果,待到z站周年庆的时候,人们惊奇的发现,他二人罕见地组队了,而且画风居然诡异地和谐——

不管直播间的观众心里如何作想,孤剑现在是万分无奈,在第三次刷圈的时候,他看了眼右边的地图,眉梢忍不住跳了跳,他是从来没有遇见过这样的孤儿圈呢,这是绝地马拉松吧?他看着,忍不住开了麦:“还有30秒,别搜了,跑吧。”

很快,耳机那段就传来曦月带了笑的声音:“不急,我这边来车了,抢车去。”听到有车,孤剑松了一口气,转身专心致志搜了起来。然而他刚转身就听见了枪响,随后耳机就传来曦月冷哼一声:“草丛里居然还躲着两个?还想跟我抢车?”

听着曦月的语气,孤剑的心下突然咯噔一声,他刚想开口,就听见几声枪响,屏幕右上角显示击杀消息的同时,耳机里也响起曦月无辜的声音:“哎呀,忘了,我把车胎也给打了。”

屏幕刷满233的同时,气氛也陷入诡异的沉默。孤剑无言地瞄了一眼地图,努力稳住脾气开口道:“还有几个包?”

那边立刻就响起曦月无辜的声音:“真的男人是不捡急救包的。”他话音刚落就见屏幕上刷满了:【2333你先把你的三级头三级甲脱了再说这句话!】

曦月没有关公麦,所以孤剑也自然听得见他在直播间的声音:“这是一个舔过空投的成功男人的标志。”

孤剑眉角跳了跳,懒得再跟曦月多说一句话,转头就往安全区跑。圈子越小,毒来得越痛,孤剑不由得有些脑仁疼,偏偏那边曦月还在喋喋不休地同直播间的粉丝瞎侃:“瞎说什么呢?狙神飞燕?我对狙能和他五五开……哎,105方向有人跑毒。”

曦月虽然不正经,移动视力却是一等一,孤剑毫不怀疑,切了98k,开镜压枪一气呵成,瞬间爆了对面的头。

“nice!”曦月看着满屏666语气微微上扬。只是他这一瞬间的语气变化也被敏感的观众捕捉了:

【大哥,又不是你打出来的,你怎么这么骄傲呢?】

【我捕捉到了一丝不可言说的基情四射】

【附议】


“我炫耀我队友不行么?”他看着弹幕挑了挑眉,刚想接着说,就听见孤剑冷冷的声音:“请你看一眼血线和安全区的距离再说话。”

曦月看了一眼自己自己变成粉色的血条顿时没了声音。曦月不说话,一时间整个世界都安静了下来,只剩下绝望的奔跑再奔跑。

在距离安全区还有三百米的时候,孤剑的血条已经见底,他看着最后一丝红放弃了挣扎。转头去看曦月,这一看不由得一愣:“你怎么还有血?”

“舔了瓶饮料。”他停在了孤剑身边,刚想救援一下,就见圈子又开始缩了。曦月看着刷圈刷进了机场,这种决赛圈没人堵桥他就把脑袋割下来当球踢,反正过不过桥都是必死了,曦月顿了顿,干脆蹲在了孤剑的盒子边。

孤剑一怔:“你干嘛?”他话音刚落就听见曦月叹了一声:“这么宝贝的马格南,不打出去我都觉得对不起它。”

“在毒圈的只有我俩了,以及你根本撑不到过桥,你还想打谁?”他的话被一声清脆的枪响打断。

“你……”孤剑目瞪口呆地看着曦月端着AWM围着他的盒子周围的地面一枪接一枪。弹孔很快就连接成了一个心的形状。仿佛被曦月的骚操作震惊,整个弹幕都安静了下来。然而下一秒,评论便轰然炸开,一瞬间屏幕已经密到看不清画面。

【666666学会了】

【这波太骚了学习了学习了】

【卧槽哈哈哈哈哈哈哈当众出柜实锤了】

【给里给气举报了】

“六倍八倍都不及你是我的宝贝。”曦月语气不变,带着一点痞气继续道。

【哈哈哈哈哈哈基佬主播球球你少看点土味视频】

【哇这是cp党的狂欢日!!】

【楼上你吃的都是什么邪教啊??】

不管直播间怎么闹腾,孤剑那里却是死寂一片,曦月咬开酸奶盖,看着灰下去的画面继续调侃道:“亲爱的你追安全区还不如追我,我跑得慢还长得帅。”他话音刚落,孤剑直播间的观众就看见孤剑干净利落地将他踢出了队伍。至此,周年庆的曦孤战队宣布瓦解。

当晚曦月蹲在家门口抽烟的时候,就看见毒龙趿拉着人字拖抱着沙发枕头靠在楼道里,拿着手机不知道在捣鼓什么。

目光相遇的时候,两人十分默契的飘上了一丝尴尬,空气静止了一分钟后,曦月率先开了口:“出来抽烟……抽烟,你呢?”

“啊,外面信号好。”毒龙将表情往暗里藏了藏。

正说着,就听见楼上门一响,曦月只觉得头顶一暗,他一抬头就看见楼道上多了一道身影,影子被路灯拉得老长——

飞燕看着直愣愣盯着他的二人,面无表情地举起手中的东西:“倒个垃圾而已,看我干嘛?”

默了半天,曦月指了指飞燕手里的东西:“飞燕,你拎的好像是你新买的键盘?”

“……”

————end————

跟风置顶

这里二凉。叫我馍馍也行【微笑】

嗑魏晋南北朝。本质是个魏粉,魏国骨科爱好者。

本命钟会不会变,吃钟卫昭会钟王,虽然不产粮了。

欧风爱好者,波吉亚叶皇音乐剧都嗑一嗑。

现在主要墙头梦间集。目前没有爬墙想法,主嗑燕蛇/毒箫/曦孤/剑琴,也嗑白圣秋归。

喜欢自己挖掘冷坑,一人坑不是问题。

狗友秋凉安利也会吃一吃。

新晋墙头98k  x  八倍镜。

恰安利么!!!!!【别想了没人的】

还是想挂这个狗比 @元棠十七年

图三画手太太微博棠无叶

挖掘一个神狗比的cp,阿渊起名叫k8【98k x 八倍镜】

——昆仑山火药厂出品——

《梦间集》手游原创同人曲——《渺尘寰》
[cp]#飞燕##灵蛇#

B站链接:渺尘寰

5sing链接:渺尘寰

网易云:渺尘寰

文案:
【他记得昆仑山的日落,是最澄澈的红。在太阳消失前,于整个山头燃起大火,像飞燕的眼睛。 】

——STAFF——
策划: 开门红【二凉】
曲作: 金雷王 @殷一然Icey
编曲: 二踢脚【千树Erk】
词作: 火流星 @九怀星
歌姬: 天地双响  @撷云织羽
          鱼雷 @解尽秋凉
题字: 黑魔火雁 @离鹤-鸿雁于飞
海报: 易燃易爆危险品 @墨蛇君
后期: 蹿天刺猬【刺猬姐姐1213】
 

【依旧别问我为什么staff有毒】

搞事愉快!!!!!感谢各位神仙!!!爱你们!!

今天也要吃鸡呢

死于毒圈,所以投毒。

吃鸡paro,智障段子,阅读请慎重。

——————

小青年飞燕最近被同班同学毒龙带的爱上了吃鸡。见天地和毒龙双排互怼。

灵蛇每天下班回来都能听见飞燕对着耳麦冷笑。某一天,灵蛇终于好奇了,忍不住自己花了98块买了游戏。

当然,他是瞒着飞燕的。

很快,游戏下好了,灵蛇粗略看了一眼新手教程,输了个snake当名称就进入了双排匹配。

匹配的第一把,他匹配到一个奇怪的队友。id就俩横线。

灵蛇十分谨慎,不想让飞燕发现自己也玩了,他干脆用了变声器变成了大叔音,听起来十分鬼畜。没想到对面倒是个萝莉的声音,听起来十五六岁。在素质大厅的时候,灵蛇就开了麦嘱咐她:“一会跟紧我,别乱跑。”

那边的小萝莉倒是十分冷淡地“嗯”了一声。跳伞的时候,灵蛇直接标了G港,没想到小萝莉标去了P镇。他忍不住在队伍频道说:“小不点,我不是让你跟着我么?”

对面根本不搭理他。

很好,灵蛇很生气,决定只当自己单排。结果没想到直到决赛圈他都没有看到队友阵亡的消息。

灵蛇:大概萝莉是个伏地魔吧,绝对不能承认一个小不点技术跟我差不多好呢 :)

决赛圈的时候,只剩下了四个人。

一路很刚的灵蛇都开始当起了伏地魔。他缩在草地里,队伍频道寂静无声,他十分无聊地打开了公频,然而公频开起的一瞬间,他就听到一个十分猖狂的声音:“飞燕,你正前方的草地里有人!”

这声音听起来很像玉箫家的那个兔崽子呢。

灵蛇还来不及仔细分辨,屏幕就在一瞬间灰了下去。他怔怔地看着自己变成盒子的同时,听见耳麦里传来飞燕冷淡而不屑地声音:“我看见了,不用你提醒。”

“嗤——”灵蛇听见自家萝莉队友嗤笑一声,忍不住捏紧鼠标,恨恨地盯了那个穿着黑色棒球衫的角色一眼,便将自己俯身在队友身上。

只见她十分淡定地缩在树后面,她的对面一个带着红色头巾的身影越来越近,不用仔细看灵蛇都知道那个骚包的角色是毒龙。

“小心一点,他手里是AWM。”灵蛇忍不住出言提醒到。

“你别跟我说话,你声音真的很难听。”这是除了“嗯”以外,小萝莉说的第一句话。

灵蛇:……

然而他还来不及暴走,就见小萝莉淡定地从包里掏出了手榴弹……

“等等。这地方这么小……”

“那就同归于尽吧。”他话音刚落,便听着一声爆破后,屏幕上跳出来:大吉大利,今晚吃鸡。

“这也行?!”灵蛇傻眼了。

“反正对面先死。”小萝莉十分冷淡地丢下一句:“你技术真差劲。”便退了出去。

带着一肚子火,灵蛇匹配了第二把,一上来就选了军事基地。他落地的一瞬间便向着距离自己最近的屋子跑了过去。

只是他没想到自己一打开屋子,就见到了上一局的另外两个人。穿着校服的小萝莉和红色头巾的骚包。

灵蛇默了默,不由得在公麦问道:“你们是队友?”

他听见毒龙略欠揍的声音响了起来:“抱歉,看来你要落地成……”他话音未落,灵蛇就见他身后的小萝莉掏出了手枪……红头巾少年转眼成了新鲜出炉的盒子精。

灵蛇:……

“你有病啊??!打我干嘛?会不会玩?!”地上的盒子精还在抓狂。

小萝莉十分淡定地用天真的声音问道:“AWM好玩么?”

灵蛇听着那声音,联想着小萝莉的名称,忽然福至心灵:“玉箫……?”

公频一瞬间安静下去。半晌后,地上的盒子精不可置信的声音响了起来:“玉箫?!”

三个人没有僵持多久,门外就传来的脚步声。灵蛇反应迅速地舔干净了包裹,端着毒龙留下的ak就指向了“小萝莉”。

小萝莉看着他没有动,随后公频就传出玉箫冷淡的声音:“灵蛇,关了你的变声器,太难听。”

灵蛇呵了一声:“变成女人你还有脸说我?”他手里的枪又瞄了瞄准:“早点送你开下一局吧。去死——”

“轰——”

屏幕一瞬间灰了下去。

灵蛇:……
玉箫:……
毒龙:……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视野里很快出现一件黑色棒球衫,那个熟悉的黑色身影走了过来,快速地舔了地上的盒子。

毒龙沉默了一瞬,忍不住掏出了手机给飞燕发了一条短信:没开公频?

飞燕抽空瞅了手机一眼,随手回到:没有,怎么了?

他看着那个备注是骚包的人发来一条:没事,大吉大利,今晚吃鸡(ง •̀_•́)ง。

颜文字真恶心……飞燕皱着眉,没再去搭理毒龙,转头看回屏幕,冷静沉着地操纵着自己的角色冲向了空投……

————tbc————

可能会持续性投毒?

你今晚分别给我发了剑琴燕蛇毒箫x2的刀。而我只给你塞了两把昭会指甲刀,你居然还挂我?是人?

凉山枕梦:

@是二凉不是二冷 这个刀王深夜互捅到痛哭捶地。

冤冤相报何时了,太太发糖好不好。

生贺限定

第三个生贺啦,老铁生日快乐! @解尽秋凉 

用了你的题极限一小时操作还只写完了六题,忙完给你补车车。

我永远爱秋甜甜.jpg

题址

————————

1.西瓜中间最甜的一口【燕蛇】

飞燕推开门的一瞬间,屋子里的冷气瞬间驱尽他周身缠绕的燥热夏风。他向屋里张望了一眼,出乎意料地在厨房发现了灵蛇的身影。
“先生?”他将领带抽下扔在沙发上,跟着便向厨房走去。听见动静,灵蛇抬起头,他一侧身,飞燕就看见了案上已经切开的西瓜。最中间的一块已经挖在了勺子中。
“张嘴。”飞燕刚一靠近,就见灵蛇递了一勺过来。他听话地张开嘴,那块冰冰凉的西瓜便滑进口腔中,很快就将甜味儿浸满口腔。

“甜么?”灵蛇顺口问了一句。

飞燕“嗯”了一声,瞧着灵蛇光里平静一双眉眼,再捺不住满心缱绻痴意,他上前一步,低头吻住灵蛇,微微上勾的尾音消失在彼此唇齿间:“甜。”

——————

2.这么热的天不许化身八爪鱼!【毒箫】

玉箫从梦中醒来的时候,窗外还沉着的夜。一切太过安静,以至于玉箫只能听见自己如溺水之人重获空气时的粗重呼吸。

床头灯被身旁人打开,毒龙犹带睡意的声音在耳旁响起:“怎么了?”

玉箫有些燥,他抬手摸了摸自己额角的汗,忽然掀起被子:“我去冲个凉。”

他打开蓬头,凉意扑面而来,终于微微冲去那焦灼的情绪。回到卧室的时候,他看了眼床,就见毒龙斜斜靠在床头闭着眼睛,好像又睡了过去。玉箫慢慢走过去,还未沾床,便被人卷了过去。

室内空调打得很低,贴过来的肌肤却有着燎原的温度。四肢被紧紧缠住,半分动弹不得。看着玉箫没办法再挣扎,毒龙一勾眉,凑了过来。

身上的人低下头,玉箫便感到耳上细微的痛感。他咬了咬牙,推了推压住自己的男人:“离我远点,热。”
毒龙抬起头,微微眯起眼睛,舔了舔嘴角,眼里的光带着毫不收敛的欲望。他听了玉箫的话,动作没有半点收敛,反而压得更紧:

压低的嗓音带了笑:“空调太低,我冷。”唇紧接着压了下来,“给我暖暖?”

————

3.夕阳西下时候老年人一样地遛弯【罡真】

傍晚的风褪却了白日里的灼热,掠过湖面扑来温热的湿气。岸旁不知名的花,开的艳烈。有风拂面,风中氤氲的咖啡豆的香味和水汽缠绵成湿暖的空气。天罡挎着单肩包跟在真武身后,听着他的自行车颠在石板路上,叮叮当当地响,像城郊寺庙里的晚钟。

“天罡,今天讲的内容你还有什么问题么?”真武笑着回过头。天罡闻声抬起头,便见夕阳里的那张脸温和平静,像他刚刚路过的那棵忍冬。

“没……没有。”他一顿,脸被夕光点燃,舌头失去知觉。

“没有就好,天不早了,你该回去了。”真武笑着拍了拍他的肩。

“老……老师,我还想再走一圈!”

突然提高声音惊扰了此刻沉寂的空气。天罡蓦地回过神来,触上真武平静的眼睛。他顿了顿,连忙移开目光。
真武看着少年人看着那露出的红红耳尖。笑意深了深,半晌,回过头去点了点头:“好啊,我陪你再走一圈吧。”

————

4.炸鸡, 啤酒,咸鱼躺【白圣】

白虹是在食物的香气中醒来的。连续一周不眠不休地追捕逃犯之后,终于迎来了一天的休假。困到极致他连衬衫都没有脱,直接倒在床上转眼睡熟。等他再次睁开眼睛已经是第二天晚上八点。

他循着香味走出去,就看见圣火坐在沙发上正从购物袋里往外掏啤酒。白虹忍不住滚了滚喉结。半个月滴酒未沾,他也的确是馋了。

圣火一抬头就看到他靠在门边,正幽幽地盯着自己——手里的啤酒。他忍不住扬了眉:“站在做什么啊,过来喝酒。”

茶几上放着炸鸡啤酒,电视台放着老电影,空调温度打得正好,落地窗映着对面高楼上红红绿绿的霓虹,却又隔绝了一切喧嚣,一切都刚刚好。

白虹在圣火身边坐下,拉开一瓶啤酒,一口灌下半瓶,只觉得全身都放松了下来。圣火难得见到他这般懒洋洋的样子,他便撑着下巴意味不明地笑,半天,忍不住一低头亲上白虹的眼睛。动作还没来得及收回,他便被训练有素的警察同志翻身压在了身下:“怎么着?撩完就想跑?”

金头发的漂亮犯人丝毫不惧,抬手勾住白虹的颈:“束手就擒。”

——————

5.粗心引发的水漫金山【曦孤】
孤剑进门的时候,屋子里的落地钟滴滴答答,窗台上郁郁葱葱的绿在满地碧波里营造出一种和平的假象。

他忍不住抬手揉了揉眉心:“曦月先生,请你告诉我你究竟做了什么?”

回答他的是从浴室传来的一声模糊回应:“孤剑,你回来了啊。”只是人却没有迎出来。

他皱着眉看着浴室,顿了顿,才挽起裤脚淌着水走了过去。一打开浴室的门,迎面便是“高压水枪”。孤剑灵敏地一转身避开袭击,他看着沐浴露洗发水欢快地在水里潜泳,眉毛越压越低:“你到底做了什么?”

曦月头都不回:“修水管啊。”

孤剑看了一眼整截断裂的水管,越发无奈:“你是怎么做到的?”

“它堵了,我就敲了一榔头。”

“……你让开,我来。”
……

水管被堵上的时候,孤剑的衬衫也湿透了。他转手脱了衬衫,就打算洗澡,却不想,刚一转身,便被人从后拦腰抱住。粗重呼吸扑在他颈间,随即便有吻缠上他的耳垂。

“一起?”

————

6.喝酒看星星突然浪漫起来的夜【剑琴】

“工部,瞧这诗如何?”酒不过三巡,就见青莲眼角飞上桃花色。微一挑眉,寻见席间的工部,便扯了他的袖子往一旁赏诗。待他低头,青莲便凑近他耳旁,酒意浸染的话语,显得七分随意三分轻佻:“筵席太沉闷,不如一起走?”
工部微一犹豫,便应了他的话,转身一同从席上逃走。寻一处僻静湖亭再摆酒与笔墨。

风渐凉的时候,月亮升了起来。年轻人一时脑热,争着将对方灌醉。青莲一张如玉面孔隐在夕阳深处,眉梢眼角都飞着醉酒的风情。他支着额,揉着额角,将滑落的外衫重新披好:“竟不知工部如此好酒量。”

半晌无人回应,青莲抬眸望过去,看到的却是捏着酒壶靠着栏杆睡过去的工部。他闭着眼睛,月光落在他身上,有点凉。带着些缓慢而悠长的韵味。一时间,竟有些静好的味道。时光那么静,只听得见庭前星光簌簌落下的声音。

青莲无声一叹,解下外衫替他盖上。犹豫半晌,终于悄悄吻上他额上沉睡的星光。